不知所云

【鹿千】紫太阳之歌(2)


校园/细水长流


自从跟易烊千玺成为同桌,鹿晗学习的效率有了质的提升。

就比如课间这会儿吧:易烊千玺每天下课除了去厕所基本不动,而鹿晗的座位刚好靠着窗,易烊千玺不起身他出不去。每次看到千玺埋头学习,鹿晗总是有点不好意思打扰,溜到嘴边的请求又被咽了回去。

怎么会有这么专注于学习的人……

坚持了几天课间也坐着学习,鹿晗终于忍不住了。现在是周五最后一个课间,他偏头看了他同桌,依然在埋头写字,姿势都没变过。

“千玺啊,你是不是把周末作业都写完了?”

易烊千玺放下笔,一边合上了本子,一边答道:“没啊……”

鹿晗怀疑地看着他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露出了然的笑容:“你在写情书?”

“…… 我没有。”易烊千玺想把本子收起来,然而鹿晗已经伸出了手。

“不是情书那跟哥们儿分享一下嘛。”

谁跟你是哥们儿。易烊千玺刚开口想怼,却对上了鹿晗无比真诚的眼神,仿佛写着几个字:我想跟你做哥们儿。

易烊千玺鬼使神差地翻开了本子,鹿晗赶紧凑过去,上面竟然是……

漫画。

鹿晗:???

“你下课都在画这个?”鹿晗一脸不可思议。以他对易烊千玺的初步了解,他应该在着什么绝密的学习笔记之类的。

“也不是,偶尔画一画……”易烊千玺说着又要合上本子,鹿晗赶紧一把抓住他:“我想仔细看一看。”

鹿晗虽然画画一塌糊涂,但是平时没事儿也喜欢看漫画,欣赏能力还是有的。漫画断断续续的几页,大概讲了“易只羊”独自一人生活在一个小世界的故事。这个世界很美,但是只有易只羊孤零零一个人,啊不,一个羊。

鹿晗边看边感叹:“你太有才了,果然字写得好的人画画也好看。”

过一会儿又说:“有点像小王子的故事。”

易烊千玺笑了:“你还会看小王子啊?”

鹿晗无语:“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不堪啊……”

“鹿晗!今天放学约网吧不?”

张一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鹿晗的前面,吓得他差点把手里东西扔出去。

“约你妹!吓死爸爸了。”

“看什么啊那么专注?”张一山好奇地往前探了探。

鹿晗一把合上本子。“易大神的学习秘籍,不许看。”

“你说不许就不许啊?”张一山被怼得莫名其妙。

“就是不行,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鹿晗把本子藏到了背后。

“……”张一山也懒得跟他死缠烂打了,“放学去哪?今天没晚自习。”

鹿晗想了想说:“陪我去买辆电驴吧,我妈终于同意了。”

自从上次骑到掉链子的小黄车,鹿晗对共享单车有了深深的心理阴影,硬是死缠烂打他妈妈同意给自己买辆小电驴。

“哟,社会我鹿爷,要加入有车一族咯。”

鹿晗一本子拍到张一山身上:“天天贫。”

突然他意识到这是易烊千玺的本子,赶紧收回来又吹又擦:“靠你玷污了易神的秘籍。”

张一山一脸wtf:“你他妈自己动手的!”

鹿晗双手把本子呈给千玺:“对不起,臣知罪。”

易烊千玺忍俊不禁:“你俩应该去说相声。”

张一山抗议:“哪是相声,都是他单方面嘴炮我。”

鹿晗刚想还嘴,上课铃就响了,张一山一溜烟回到了座位上。

这节课是他们班主任葫芦的数学课,骂起人来完全不留情分,谁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上课没一会儿,易烊千玺就悄悄偏过来说:“你要怎么谢罪?”

鹿晗以为自己听错了:“瓦特?”

易烊千玺坐正了,指了指漫画本子:“上节课的笔记接我抄一下。”

鹿晗表示很震惊:“上节课……你不是一直在抄吗?”

“没有,画画去了。”

鹿晗:……这不是我认识的易烊千玺。

鹿晗还想说点啥,就听见葫芦老师幽幽地说:“有的同学上课讲话,也不管别人理不理他,一个人可得劲了。”

鹿晗赶紧坐正,虽然看不见,但他总觉得易烊千玺偷偷笑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易烊千玺!


tbc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紫太阳之歌》,挺短的。不过这个故事也不是完全影射这篇小说,毕竟是校园恋爱甜文。千玺同学的漫画大概就是夹杂着紫太阳和小王子的故事……

一些感想,占tag特别抱歉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还在看这个tag呢,我其实也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刷了。
上次的文是在一年前了,其实只是随便写写的轻松甜向的文。说实话,我的文力是非常弱的。奈何脑洞总是很多……这个cp,虽然只是拉郎,但确实在我心中有着特别的地位,他们陪我度过了一段重要的日子,都是我的小福星。所以我想一定再写点什么,作为一个纪念。也算是往这里注点活水。
不过,文力依然很弱,也从未尝试过长篇。还得请各位多多包涵。有任何意见都可以告诉我。
感谢🙏

【鹿千】紫太阳之歌(1)

1.校园日常,细水长流
2.可能会挺长的
3.谈恋爱,甜
4.高中生鹿晗,双方难免都有ooc之处,请多包涵。哦对了,带了山哥出场,未来可能小白也会出场。都是助攻。


(1)

开学第一天总是有些特别的。


就像新年第一天要穿新衣服,寓意甩掉前一年的坏运气,新学期第一天穿新衣服,也表达了一种改掉坏习惯、洗心革面开始学习的决心。


鹿晗一边胡思乱想哼着小曲儿,一边在衣柜里翻找他过年新买的毛衣。那是一件紫色的、引领时尚的毛衣,让人想到脆皮香芋的甜味儿。可当鹿晗找到它时,它像个蔫巴巴的紫包菜,上面布满了毛球,仿佛已经穿了二十年。


他愣了一会儿,心疼地摸了摸新毛衣,哀嚎道:“妈!这不能水洗啊——”


远在厨房的鹿妈妈感受到了一点来自卧室的动静,大声回复道:“鹿晗赶紧出来吃饭!换个衣服那么久!”


鹿晗尝试着捻下了几个球,却只见球越来越多,他只得认命地穿上了,并自我欺骗地认为这些球并不起眼。谁叫这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天就想在开学的时候穿的紫毛衣呢。


本就因为假期生物钟起晚了,再这么一折腾,鹿晗是赶着迟到的边缘出门。他随手抓来一辆小黄车就猛的向学校蹬去,但是这车一路吱吱呀呀地让人心慌。


该不会坏掉吧……


鹿晗刚想着放慢速度,就感觉车轮一阵打滑,龙头也失控了,吓得他赶紧从车上弹了下来,车也重重地砸在地上。


“卧槽!!”鹿晗惊魂未定地看了看车,链子掉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后面的车摁着铃从他身边蹿过,鹿晗无奈把车扶到了一边。经过这么一折腾,他是肯定要迟到了。虽说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在意迟到的人,但今天不仅是开学的第一天,也是文理分科后进入新班级的第一天,鹿晗还是挺想在同学老师面前营造一个良好的形象的。不过现在死心了。


鹿晗都懒得加快脚步走了,他慢慢踱着,远远看见前面有一个煎饼摊,甚至有点想去买个煎饼。出门前囫囵吞枣地吃了点,现在竟有些饿了。


就在鹿晗快走到煎饼摊时,一辆出租车停了过来,一个男生,穿着他们一中校服的男生下了车,向煎饼摊走去。


鹿晗愣了一会儿,赶紧快步赶上去,拦下男生准备扫码的手机:“我请你吃煎饼。”


男生有点惊讶地看着他。鹿晗才发现这人还挺好看的。


“那个……你能带我去学校吗,我也是一中的。我自行车刚坏了。”鹿晗指了指出租车,又扯了扯校服。努力地展现着真诚,就差掏出学生证了。


男生想了想,说:“那我要全套的。”


“啥?……哦没问题!老板两份全套的!”鹿晗喜形于色:“我的天,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想到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还真给我留了扇窗……”


男生浅浅地笑了笑,接过了两个煎饼,递给鹿晗一个,问道:“你车呢?要带走吗?”


鹿晗轻轻道了声谢,大手一挥:“没事儿,是共享单车。”


两人坐上了车,鹿晗才想起问男生:“你哪个班的?”


“高二十三班。”


“啊?这么巧?咱们同班?”鹿晗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十三班是年级唯一的理科重点班。


“我叫鹿晗,你呢?”


“……我叫易烊千玺。”男生咽了口煎饼,好半天才回答他。


鹿晗笑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吃煎饼?”


易烊千玺点点头,又是一口煎饼。


鹿晗本来想问问他名字几个字怎么写,也没问出口。干脆不再打扰他,拆了手上的袋子开始啃自己的煎饼。


一路上除了鹿晗偶尔抛几个问题,他们也没更多交流。易烊千玺话不太多,除了煎饼原因,还有性格,鹿晗想。


一直到快进教室,他们的煎饼才差不多吃完。偌大的教室已经快坐满了,鹿晗放眼望去只看到了最后一排两个空位。他的高一同学张一山在空位前一排向他招着手,张一山的同桌则是一个长发女生。


“操,重色轻友的玩意儿。”


鹿晗笑骂着,转头对易烊千玺说:“咱们坐那吧?”


易烊千玺点点头。


他俩坐到张一山后面时,张一山眼睛都瞪大了:“卧槽,鹿晗你变性了?你要开始学习了吗?”


鹿晗叉着手笑道:“你以为我像你死性不改?知道我要学习怎么不给我占个前排?”


说罢又拍了拍旁边的易烊千玺:“这是我今天认识的,特义气一哥们儿,易烊千玺。”


张一山赶紧拱了拱手:“易大神好。”


易烊千玺笑答:“不敢当不敢当。”


鹿晗一愣:“你们认识?”


张一山拍了拍鹿晗桌子:“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吧,这是我们年级第一啊,数学考了149那个。”


“这么牛逼?!”鹿晗惊讶地看着易烊千玺。他还想说些什么,老师却已经进来敲讲台了。


他们的新班主任是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再加上一个大脑袋,活像一个大葫芦。碰巧他也姓胡。葫芦老师这个生动的外号不胫而走。


葫芦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地讲着新学期的注意事项,鹿晗都听困了,他偏头看了看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一动不动盯着老师,多半是在发呆。


鹿晗拿出一个本子,用铅笔在空白的一面写道:“大神,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


他想了想,又在底下写了“鹿晗”两个字。


鹿晗把本子递给易烊千玺。拿回来时,本子上多了两行工工整整的字:“易烊千玺。叫我千玺就行。”


这两行字实在过于好看,显得鹿晗上面的字是那么惨不忍睹。


鹿晗咂咂嘴,拿起橡皮准备把字都擦掉,却又在一半停了手。


纸上只剩千玺两个字,鹿晗又唰唰在后面写了几个字,这次认真了许多。


易烊千玺接过本子,只见上面写着:“千玺,一会儿分座位,我们做同桌吧。我们好像差不多高。”


后面那几个字虽然远比不上他的千玺二字好看,但也能看出是一笔一划认真写的。


易烊千玺忍不住嘴角上扬,他想了一会儿,在底下画了一个OK的手势。

👌

一点儿废话

圈地,谢谢了。

ArrowM:

一点小建议:写文能不能不带xx夫妇和qkq?以前看京五tag都是纯京五,现在基本上每篇不是有xx夫妇就是有qkq……单纯的希望京五tag里永远只是他们五个,不希望有人打着京五的名头来洗粉。你要真想带,那就别带京五的tag了,谢谢。
   
最后说一下:明天过七夕,后天更钢镚儿,就酱。

我的甜美系学弟 Plus


林冲 x 尹柯
公园比学校花坛好多了,可以轮滑,画画,还可以玩亲亲。

——
最近女生的八卦中最热门的一条就是尹柯不画画了。
准确的说,是他不在抱着画板到处走,在校园里取景,在公园里写生这样明目张胆地画画了。
比直男癌林冲敏锐一千倍的女生们很快推测出了尹柯在追高二某姑娘,现在估计是到手了。
更有好事者在他桌里发现一副未完的画,画中的女生只有脸部大概的轮廓,精致的下巴,温柔的眉眼,一看就是个美女。
这张似乎是坐实了尹柯恋情的画在校园论坛里疯传,围观群众纷纷一边照镜子一边检索周围的姑娘。
好像也没谁这么好看,但总感觉莫名眼熟呢。
——
林冲以前从没逛过校论坛,最近为了打探一点儿尹柯的消息开始偷偷视奸,并且一逛还上了瘾。就连约会时尹柯上厕所的间隙,林冲也忍不住拿出手机刷了一把。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很火很抢眼的帖子,楼主拍胸脯保证尹柯有女朋友了,还附图为证。
那图是一张刚开始的画像,模模糊糊只有个轮廓,看起来很眼熟。
林冲瞪着看了五秒,只感觉内心的卧槽要喷薄而出。
能不眼熟吗,这不就是自己吗。
当尹柯好奇地把头搁他肩膀看的时候,林冲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悄无声息啊,你快坐好坐好。”
林冲赶紧把尹柯扶正并且把手机藏到了身后。
尹柯很不满,难得主动一下林冲居然这个反应。
“你这样很像在跟美女聊天。”
“我没有?!”
尹柯伸出一只手。
林冲边交手机边叹了口气:“小伙子,激将法玩的挺溜嘛,不就欺负你哥视清白为一切嘛。”
尹柯划开锁屏只看了两秒钟就开始了非常夸张的爆笑。
林冲无奈:“笑屁啊,还不全怪你半吊子的画技啊。”
尹柯很艰难地憋住笑:“怎么办,我给你准备的感恩节礼物被曝光了。”
林冲不假思索地说:“赔我呗。”
尹柯转了转眼珠:“请你吃饭?”
也不知道尹柯是真傻还是装傻,反正林冲绝对不再犯傻了:“不行。”
“那亲一下?”
“两下。”
“一下。”
“七下。”
“……您真不怕断气儿啊?”
尹柯装模作样地凑近了一点,但还是什么都没做地退了回来。毕竟是在公共场合。
林冲很不满:“玩儿我呢你。”
尹柯微笑道:“公共场合,要文明。”
他们在公园里,大清早,北京的十一月已经相当刺骨了。大爷们不遛鸟,大妈们也不尬舞了。环顾四周,也就只见俩小伙儿在长椅上腻歪。
“这都没人。”
林冲说着猛地拉开了外套拉链。
尹柯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你你你……干什么大冬天的……”
他还没组织出完整的一句话,林冲就飞快地脱下了外套,甩起来盖住了他俩的头。
世界一片漆黑。然后尹柯感受到了一个额头磕到了他的鼻子,一个鼻子戳到了他的脸,最后才是一个嘴唇从下巴摸摸索索地亲到他的嘴唇,并且狠狠地吮了……不知道有没有七下,反正快断气儿了。
衣服掀开后两人仿佛跑完马拉松。
林冲这时候还知道害羞,四处张望确认没人看见后才转过来看着尹柯。
尹柯用嘴型比了个脏字儿,实在百年一遇。
“刺激不?”
“鼻青脸肿了都。”
林冲替他拨了拨刘海:“下次我注意点儿。”
尹柯突然问:“你有校论坛帐号吗?”
林冲愣了愣,说:“有,刚注册的。”
“借我用用。”

——
尹柯神秘女友的校园寻找活动终于告一段落,因为正主现身了:
“那是我准备送给林冲学长的画像。”
众人如梦方醒,这样一说,真的是最像林冲了。大家对尹柯多半没有女朋友的结局感到满意,又对不小心得罪了林冲感到有点害怕。
林冲要是知道有谁——即使是无意地——把他跟女生相提并论,真的是会打人的。
特别是罪魁祸首楼主,有引导舆论的嫌疑,应该去买个保险了。
林冲真的很生气。
他刚注册的小号一夜涨粉数百,私信无数,还能不能好好用来视奸了……这些女生怎么这么闲哪。

end

——
这次真的没了。
下一篇可能会写师生,终于可以还原年龄差了,好开心啊。
可是除了发糖,想不出任何剧情?

我的甜美系学弟(下)

林冲 x 尹柯
校园的小情小爱,啧啧啧。
文力相当有限。

——

林冲没和任何人讲公园的那件事儿。

一是他担心事情传出去尹柯会被因爱生恨的女生联合嫉妒他的男生打死,二是他实在觉得这样做有点酷。

尹柯看起来不温不火的,没想到内心还挺倔强。不开心就是要扔东西,看到他就是要撑面子说无所谓,迷之可爱。

没想到改变对一个人的态度可以这么快,总之林冲不但看惯了尹柯,还挺想跟他多认识认识。只可惜不同级实在难有什么机会。

以前看不惯尹柯时,他总在自己身边晃,现在想看到了,反而不知道去哪儿了。

不过尹柯总能给他一些意外大惊喜。

一天体育课时,林冲独自回到教室拿衣服。灯一开,差点把他吓死。

尹柯在教室里,而且非常端正地坐在林冲的位置上,他看着林冲,平静如水的面孔难得有了一点儿波澜。

林冲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逃课?”

尹柯委屈地解释道:“自习课。”

林冲这才抓到重点:“你在这儿干嘛?”

尹柯想了一会儿,认真地说:“给你送万圣节礼物。”

“啥玩意儿?”

“万圣节礼物。”

尹柯说着挥了挥手中的白纸。

林冲虽然怀疑尹柯在逗他,但还是走上前去看了看。

是一幅画。

画上是一个轮滑的少年,即使是静止的画面也能感受他破风的速度。

虽然是侧影,但也能看到漂亮的脸部线条。

“哇……”

从小缺乏艺术熏陶的林冲被惊到了。

“厉害了。”

“像吗?”

“比我好看。”

尹柯忍不住笑了,梨涡明晃晃的。

“你……是公园那天画的吗?”

林冲对此有点莫名地执念。

尹柯点点头:“那天你在我面前滑过好多圈了,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但你好像一直没看见我。”

林冲也不好意思说他偷偷看了尹柯,随口岔开话题:“你画了好多天啊。”

尹柯噙着笑说:“姑娘们太热情,让我效率好低。”

林冲总觉得他这句玩笑话有点讽刺的意思,那天自己的开场白实在不太友好。

他摸着脖子扭捏道:“那天我跟你说话……有点冲,你别介意。”

尹柯眨巴着眼睛:“有吗?还好吧。我以为学长着急我画儿没画完呢。”

也不知道尹柯是真傻还是装傻,反正他一叫学长,林冲就觉得自己最傻。

“多谢学长关照。不打扰学长上体育课了。祝学长万圣节快乐!”

林冲想尹柯是故意整自己呢吧,竟然可以一口气说这么多学长。

体育杠把子林冲一整节课都很沉寂,尹柯的事儿沉甸甸地装满了他的心。

实话,林冲只有尹柯这一个学弟,因为一般人都直接叫名字或者叫冲哥了,只有他乖乖地学长长学长短的,又有礼貌又会讲俏皮话,实在招人喜欢。

而且,重点不是他对尹柯的印象,而是尹柯对他的态度,实在有点……那叫什么,暧昧?

林冲又想到那幅画,又要描线又要上色的,多花精力呀。

总不能白拿吧。

于是行动派的林冲一下课就奔向高一楼,运动服都没换,教室门口大喊一声尹柯,架势跟撩架似的。

尹柯笑吟吟地说:“学长后悔了啊?我的画不能退货呀。”

林冲摇头:“不后悔不后悔。”但很快又想起什么似的改口道:“哎不是,后悔了后悔了。”

“找我干嘛呢?”

林冲正色道:“我有问题要问你。咱们安静地方去说。”

两人很没品地站在了一个花坛后面,深秋的花儿已经谢光了,前不久尹柯还总在这儿取景来着。

林冲触景生情,提了第一个问题:“你怎么不拍照了?”

尹柯很无辜:“都谢了。”

林冲又问:“你为啥不直接把画给我?”

尹柯想了想,诚实地说:“怕你不想看到我。”

林冲不知道应该先为自己辩解一下还是继续他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尹柯,你是不是喜欢我?”

尹柯目光飘向枯枝败叶的花坛,说:“可能吧,之前喜欢,后来不喜欢了。”

林冲也没料到是这样,愣了半天才问了一句:“为什么?”

尹柯看也没看他一眼:“学长不是不喜欢我吗。”

林冲赶紧摆正转身欲走的尹柯:“你听谁说的你绝对是误会了。”

尹柯有点没掩盖住想笑的样子。

“我以前不了解你我以为你挺高冷来着。”

“但其实,你是我喜欢的……”

林冲绞尽脑汁地搜刮出一个形容词。

“甜美系,对,是甜美系。”

尹柯实在没忍住爆笑了。

林冲不满:“我讲的有这么差吗?诶,你别光笑你给个准话呀?”

“我真的忍了很久了。刚刚出来时有个姑娘说我们要为情决斗呢。”

林冲也笑喷了:“我叫你有那么凶吗?”

尹柯点点头,脸上俩坑深得能盛水了。

“等等。”林冲突然反应过来:“你玩儿我呢吧?刚刚不是还不喜欢呢吗?”

尹柯撅着嘴,声音软软儒儒的,只说了两个字:“学长——”

end

——

是不是有点儿烂尾了……
写的时候一直盼望着赶紧在一起好发糖
于是很简单就在一起了
嗯,会还有一篇,发糖的。

拉郎三千,只嗑顺心意。

我的甜美系学弟(上)

林冲 x 尹柯
校园向
这个标题是一秒钟想出来的,题文基本无关。
鹿化的林冲,千化的尹柯,结果两边都不像,气死我了吧。

——

林冲很少看不惯某个人,除了尹柯。

尹柯比他小一级,高一新生,但已经全校闻名,很有他当年的风范。不过尹柯跟他走的不是一个路线。

尹柯成绩很好,业余爱好是画画,整的比美术生还专业,动不动拿个相机在校园的花花草草前取景。据说他周末在公园里写生,不知引得多少女生翘掉补习班偷看。

太装逼了。林冲想。

尹柯脾气还特别好,看谁都笑吟吟的,对女生不知道多温柔。

一点儿都不爷们儿。林冲想。

其实林冲对尹柯的了解也就仅限于道听途说和偶尔看见,毕竟不同级,没什么机会认识。

一天,林冲和几个哥们儿约着在公园轮滑,好巧不巧赶上尹柯直播画画。在休息间隙的时候,他也顺带围观了一下尹柯画画。

湖边,柳枝下,专注的少年,还是挺赏心悦目的,这种文艺范他林冲怎么也整不出来。

林冲还没看一会儿,几个女生不知从哪窜了出来,很熟悉地围着尹柯跟他讲话。尹柯很有礼貌地放下画笔听她们讲话,还带笑呢。那没画完的画就搁在一边了。

林冲有点同情尹柯。有些女生哪里懂画画,无非是看着相机画具都价值不菲才上来攀谈,广撒网,钓到一个是一个。对这样的女生,不客气也罢。也不知道尹柯是真傻还是装傻。

看着尹柯收下了女生送的礼物,林冲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尹柯的人设吗?温柔的对谁都好的,现在肯定不只有他远远看着,形象不能坏了。

想到这里,林冲又觉得不太舒服,索性滑走了。这就是为啥他看不惯尹柯。

林冲实在没想到他会在男厕所外碰到尹柯,而且刚好看到他在干一些不该干的事。

尹柯在他前面走出厕所,在垃圾桶前停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堆粉红红的东西,毫不留恋地扔了进去。

目睹了全程的林冲心里就四个字:人设崩了。

于是他很不合时宜地咳了一下。

尹柯偏过头,看见他,表情没有丝毫波澜,只是微笑了一下:“林学长。”

林冲点点头,非常教导主任地说:“你,干什么呢?”

尹柯依然微笑:“扔垃圾呢。”

尹柯的表现滴水不漏到林冲以为他看错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故弄玄虚道:“我都看见了。”

尹柯的笑容果然淡去了,但他也不慌,只是眨了眨眼,像是委屈道:“她们让我不高兴了。”

林冲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

“你就不怕被别人看到……”

林冲说完就后悔了,这说的好像是……

“所以还好是被学长你看到了。”

尹柯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向林冲伸出了手。

“我是尹柯,学长好像认识我。”

“我林冲。”

林冲莫名其妙地跟他握了握手。

“今天的事情学长请随意理解吧,没啥可解释的。”

林冲觉得这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至于跟不跟别人说,都随你意了。”

“……你小子还挺有个性的。你就不怕败坏你名声吗?”

尹柯不以为意:“假名声,败坏了好。”

林冲的几个哥们儿估计等不耐烦了,来厕所找他,看到尹柯也是蛮惊讶的。尹柯朝他们笑了笑,对林冲说:“我先走了,拜拜。’”

林冲傻逼兮兮地挥了挥手:“画儿画完了吗?”

尹柯笑着摇了摇头,走了。

尹柯背影还没完全消失,他几个哥们儿就簇拥上来七嘴八舌地问:“林冲你怎么认识他啊?你不是看不惯他吗?”

林冲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几声学长叫昏了头:“刚认识的……操,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酷的……”

——

实在不会写文,饿到昏厥,被逼无奈。凑合着看看吧。
自从只嗑鹿千以来,每天都是被饿醒的。
脑子里不下二十个脑洞等着写,欢迎大大们来找我玩~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